乱象丛生的两会 ,一场摧枯拉朽的暴风雨正在到来

Written by 企画中国

今年两会没有往年的活跃,不仅信息少,而且气氛沉闷,甚至有点肃杀和诡异。一是人大代表害怕采访。场外遇上记者采访的,要么埋头走路,要么装聋作哑,要么像吃了药似的说:习主席太伟大了,真的太伟大了。我们除了高兴还是高兴,除了激动还是激动。

    二是躲避采访。最高法院长周强做了最高法院报告,但他没有出现在部长通道。最高法院不久前爆出了陕北千亿元卷宗失踪丑闻。在崔永元和王林清法官的联合爆料下,最高法院被迫由最初的否认卷宗丢失到承认丢失,接受政法委员会联合调查。但联合调查组的最终结论却是王林清监守自盗,并让王林清电视认罪。这个结论太过离奇,远超过“流浪地球”的奇思妙想,难以服众。这一点,周强也心知肚明,干脆对媒体来个避而不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因建立再教育集中营而“闻名于世”,但在人大会上,这哥们宛如木鸡端坐台上,一言不发。更诡异的是,新疆代表团的桌上,都没有显示代表姓名的名牌,让媒体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记者们除了知道新疆书记陈全国和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外,不清楚发言拥护政府工作报告的代表是谁,也不清楚回答媒体问题的官员是谁。

    三是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最高法院副院长张述元2004年的博士论文,涉嫌抄袭2003年谭伟发表的题为“刑事再审理论与制度”的论文,两人的论文内容有几十段完全一样。当记者采访张述元时,这哥们更绝,用外套挡住的自己的出席证反问记者,你咋知道我是张述元?我也没挂牌?四是撒谎。对于记者提再教育集中营的问题,雪克来提.扎克尔回答是:新疆没有“再教育营”或“集中营”,这些说法纯粹是有些人在捏造、说谎,非常荒谬。“教育培训中心并不像个别的一些媒体讲的,说是虐待学员,限制自由。实际上我们这个中心是一个寄宿制的学校,”当记者采访到新疆政协委员迪丽娜尔・阿布拉,提出新疆劳改营的问题时,她“脸色突变”,她说新疆治安很好,“人们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不知道她是否感恩自己没被抓进去?

    在3月12日最高法院周强院长的工作报告中,他表示法院要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强调始终把维护政治安全作为头等大事。但他忘记了法院的首要职能是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周强报告还有一点怪异的是他在报告中将“人权”二字进行了调换。分析人士把今年的最高法院报告与去年进行了比较,其中的第二部分去年的标题是“坚持严格公正司法,加强人权司法保障”,今年改成“依法惩罚犯罪、保护人民,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以“人民”取代了“人权”。莫非人权在中国也成了禁用词汇?华为集团宣布起诉美国政府国防授权法案条款违反宪法后,王毅外长在“两会”的记者会上说:“这是中国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同时我们也支持相关企业及个人,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身的权益,不当沉默的羔羊。”话说得很漂亮,但中国至今没有违宪审查制度,中国人无法就法律法规是否违宪提起宪法诉讼。王毅外长呼吁中国人“不当沉默羔羊”的话,没有吓着美国川普总统,但把习近平吓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两会的尴尬和诡异,使我们不由想起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两会,以及朱镕基和温家宝的记者招待会。尽管远不比上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开明,但仍不失活跃。为什么今年两会如此衰败?答案也不复杂,那就是中共的政权已经今非昔比了,习近平站在景山向上看,满眼是飞舞的黑天鹅;向下望,到处是奔跑的灰犀牛,不禁悲从中来。

    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先生指出,习近平今年已多次强调警惕“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即社会的不稳定因素,随时触发“颜色革命”,加上苏共的70年“灭党魔咒”阴霾,习近平惧怕中共及其个人地位受到威胁。林和立指出:说到颜色革命就非常严重,等于政治上会变天,即共产党会倒台,所以今年两会强调须政治稳定,以及使用严刑峻法来保持共产党的绝对权威,而且苏联共产党刚巧执政70年便垮台,中共亦十分紧张,担心重蹈苏联的覆辙。中共政府担心今年的失业率更为严重,以及很多社会怨气,主要来自社会低下层,中美贸易战使经济持续下滑问题更加严重化,特别是沿岸靠出口维生的省市,有很多工厂关门,很多外商将工厂转移其他国家。

    的确,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使得习近平感到危机四伏、惶惶不可终日。1月21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一把手研讨会上做了“七大安全”的讲话,核心的问题是“政治安全”; 24日,王沪宁要求准备应对“最坏的情况”;25日,政治局会议制定出台《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这些会议贯穿一条线,求稳,再求稳,强调政治安全,强化防患意识,防范“颜色革命”。独立学者荣剑先生直指要害:“政治安全的核心是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其实,政治安全的核心是领袖安全,保卫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实质上保卫领袖安全。在专制极权体制下,领袖是最不安全的。”

    但令人不解的是,十九大才召开一年多,习近平曾自信满满地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和为人类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甚至要回答人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人类终极问题,为什么中共政权突然变得摇摇欲坠?有分析人士指出,十九大以来,习近平登上权力顶峰,然而乐极生悲,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国经济进入寒冬,社会危机四伏,个人超级集权,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放弃韬光养晦,在国际舞台咄咄逼人,导致中国越来越孤立,习近平成了孤家寡人,引发各种不满,习近平于是感觉政治不安全问题的严重。有学者认为,比起经济放缓,真正让习近平感到害怕的是让他们意外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未知才是真正的威胁所在。像过去的许多共产主义政权一样,中国正逐渐发现,最难控制的是民心思变。

    澳大利亚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指出:实际上,中国社会的健康力量,特别是中国自由主义阵营的六路人马, 一直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对习近平红二代的倒行逆施和复辟回潮进行顽强的抵抗。他们是自由知识分子或自由派公共知识分子们;党内民主派;民运异议人士;基督教自由派以及崇尚宗教信仰自由的其他人士;维权律师和草根维权人士等。各路民主人士在风雨中一如既往地抱团取暖、守望相助。实际上,当下中国已经形成了大象无形的自由民主大联盟。

    一语成谶,冯教授话音未落,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台湾嘉南药理大学九八后学生李家宝日前在推特直播,主张推行中国民主化,反对习近平专制。李家宝称,他实在不能忍受习近平的专制,以及对人权的迫害。因此选在中共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一周年时,发表“我反对”谈话。他说,如今要求中共启动宪政改革、民主化已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希望透过行动,将自由民主的精神送进中国,引导同龄人勇敢站出来,说出对专制政权的反对。“纵使力量小,但依然能看到彼此存在,让大家看见漫天繁星”。为此,他已做好了最坏打算。

    综上所述,我认为今年两会的尴尬和诡异其实并不奇怪,正如许章润先生所言:“实为每临历史危机关头就会出现的那种一再上演的乱象之再现而已。就此岸言,其毫无历史感与现代政治意识,更无基于普世文明自觉的道义担当,昧于时势大道,却又深濡文革政治烙印,虚骄之下,允为干才而用力过猛却用错了方向,致使弄权有术,当官有方,而治国无道,岂止折腾,直是倒行逆施。”一场摧枯拉朽的暴风雨正在到来,习近平和中共在做最坏的打算,中国人也在准备迎接中国宪政转型的壮丽日出。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